学院首页后勤首页资讯导航公告栏规章制度时政学习招商招聘
公告栏
 
时政学习
您的位置: 后勤首页>时政学习>正文

山大学子挽留宿管员:潘叔要走,大家不舍!

时间:[2011-12-08]  来源:永利国际app官方网站

源:山东商报2011年11月30日

“潘叔要走了!大家舍不得!请大家帮忙留住潘叔!”昨日13时41分,山大小树林贴吧发出这样一则求助帖。“潘叔”叫潘海官,今年53岁,是山大洪家楼校区12号公寓管理员。发帖人“又见一年七夕”说,他是昨天中午从潘叔和别人的聊天中知道他要离开的。这个消息让他和住在12号公寓的学子们都hold不住了。

山大洪家楼校区12号公寓住的学生特别杂,有艺术学院、管理学院、外语学院、政管学院、法学院等。而艺术学院学生常常到外面演出,晚上经常很晚回宿舍。“大家晚上无论几点演出回来,只要一敲窗,潘叔立马就起来给大家开门,从来没有怨言。”艺术学院大三学生小赵告诉记者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这一点。“和潘叔搭班的管理员换了好几茬了,只有潘叔,一干就是六年。”

“大家无论如何要留住潘叔!”为了留住潘叔,12号公寓的学生们拼命在贴吧、论坛上发帖求助,有的学生甚至往校长信箱里发求助信,发动同学在“留住潘叔”的联名信上签名。“大家希翼大家帮忙想想办法,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把潘叔留下。”12号公寓学生小陈说,没法想象下课回宿舍看不到潘叔。“像是家里人,每天出来进去都打个招呼。”有个男生告诉记者,昨天早上出门,潘叔见他穿的少,还冲他吆喝说:“你就不怕冻着?”这话让他觉得很是温暖。

“大家不知道学校为什么要这样调整,但是大家舍不得潘叔,希翼学校能够理解。”小赵说,对他们而言,潘叔就是12号公寓的“楼主”,是每天早出晚归的“盼头”。“每年寒暑假开学,一进宿舍楼看到潘叔的笑脸,那种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家。”来自厦门的学生小曾说。

昨天是潘海官最后一次值班。从下午1点多获悉潘叔要离开,就陆续有学生来到传达室找他说话,潘海官不敢看学生的眼睛,把脸扭向窗外……

和父母有代沟,跟他却没有

昨天是潘叔最后一次值班。下午三点,记者赶到12号公寓时,艺术学院的四五个学生正围坐在潘海官周围,和他扯闲篇。大家谁也没有提“离开”。突然,小姚推门而入,径直走到潘海官面前,两只手揉搓他的脸,说,“老头儿,这事你怎么不早说?”

为学生们守门 已经成习惯了

“老头儿”是大伙儿对潘海官的昵称。其实潘海官的昵称有很多,“潘叔”、“老潘”、“潘老头儿”……对于学生们送的这些昵称,潘海官照单全收。“都是些孩子,他们比我儿子还小,随他们闹去。”潘海官憨厚一笑。当然,大家用的最多的昵称还是“潘叔”。这次学生们四处发求助信、求助帖,用的都是“留住潘叔”。

潘海官2006年7月开始担任12号公寓宿管员。从那时开始,潘海官晚上就没睡过一个囫囵觉,给学生开门,成了每晚必修课。因为12号公寓住着艺术学院学生,潘海官熬夜的几率比其他宿管员要多得多。“大家经常很晚回宿舍。有的是在外演出,有的勤工俭学。回宿舍最晚的一次都两点多了。”艺术学院大三学生小赵告诉记者,“去年冬天跨年新年音乐会演出结束已经两点了,回宿舍大家都不太好意思敲窗。没想到刚轻轻敲了两声,潘叔就起来了。”

除了晚上给学生开门,潘海官最常做的另一件事是给学生送钥匙。“男孩粗心,有时候上个厕所门就反锁了。”潘海官说,12号公寓用的还是公厕,这些大大咧咧的男生,经常出门忘记带钥匙。“听着钥匙哗啦哗啦的声音,就知道潘叔上楼了。”小赵说。传达室借用钥匙的记录本显示,学生借钥匙最多的一天,一共借出18次。这意味着,潘海官一天要上楼送18次钥匙。“潘叔从来不烦。”小赵说。

有同学失恋了 也找潘叔谈心

潘叔要离开的消息,对于家在德州的小李来说,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,因为在心底,他已经把潘叔当成了亲人。小李告诉记者,因为家庭经济条件一般,与其他同学相比,他承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。“有些压力是没法给父母说的,但是可以跟潘叔说。”有时候在外面演出演砸了,回来就会跟潘叔说说。就连失恋这样的事,潘叔也是惟一一个倾听者。

“很奇怪,总觉得跟父母有代沟,跟潘叔却没有。很多事情都可以跟他说。有时候他只是倾听,有时候他会表达自己的看法。”小李说,有些事情如果跟父母说,得到的可能是训斥,或者是说不出口,但潘叔不会。“有时候还会和潘叔喝两杯。”

有学生生了病 他还上门送药

学生们拼命历数潘叔曾经为他们做过的事:有人感冒了,他连续送了两天的药;中秋节有外地学生回不了家,他从家里带来月饼和他们分享;学生半夜突发肠胃炎,他把自己的电动车借给他们去医院……

“今年中秋节跟同学从外面回来,潘叔叫住我,问我有没有吃月饼。”小李说,对于年轻人而言,中秋节不和家人一起过,吃不吃月饼也显得不太重要,但当有人惦记着你吃没吃月饼,还把从家里带来的月饼送给你的时候,这种感觉非常温暖。

小赵则告诉记者,今年6月份临近期末考试,他突然感冒发烧。潘海官知道后,给他送了两天药。

有学生晚上买饭顾不上吃,凉了,随时可以去潘海官的小屋用微波炉加热……

点评:从香港大学的“三嫂”,到山东大学的“潘叔”,越来越多的高校后勤服务人员,受到了学子们的尊重与爱戴。这不能不让大家扪心自问,为何当老师和家长常常觉得“孩子难管难教”时,普通的宿舍管理员却成功地走进了学生的心里,成为他们信赖的人。也许,要让教育变得轻松,首先就应和“三嫂”、“潘叔”一样,懂得关心、敬重、包容和倾听吧。


相关信息搜索:

上一条:毛爷爷说的哪十句话今天还影响中国

下一条:永利国际app电力学院2011年南宁市生态园林单位(小区)创建工作报告

关闭窗口

Copyright 2014-2015.永利国际app电力学院 后勤管理处 All rights reserved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